一焰我

1999/自说自话

创造101 我的近期快乐源泉👌🏻

2018/5/3


我说我还好
意思是真的还好
又是十九度 又是天晴
我吃饱穿暖
去做我该做的事

我说我还好
落叶唰唰地掠过窗子
像安慰的话语
我转过身去
准备我拙劣的演习

我说我还好
你不信
我为什么要骗你
又为什么要你相信

《道林·格雷的画像》(一)

道林格雷的画像

·美,真正的美,终结于富有理智的表情开始的地方。理智本身是一种夸张,它破坏脸部的和谐。
·大凡相貌和才智出众的,都会在劫难逃,古往今来,这种劫数一直尾随着帝王们蹒跚的步履。我们和自己的同胞,还是没有什么区别好。丑陋和愚笨的人占尽了世间的便宜,可以随意而坐,张大嘴看戏。他们虽不知胜利为何物,却至少可免尝失败的滋味。他们像我们所有的人应该生活的那样生活着,无忧无虑,随遇而安,没有纷扰。他们既不把毁灭带给别人,也不必遭受他人所加予的毁灭。
·每一幅用感情画出来的画像,画的都是艺术家而不是模特儿。模特儿不过是偶然介入的,是一种诱因。画家在彩色画布上所揭示的不是模特儿,而是画家本人。我不愿拿这画去展出,是因为它暴露了我自己心灵的秘密。
·顺其自然倒是一种姿态,也是我所知道的最恼人的姿态。
·我们这些穷艺术家总得不断在社交场合露面,无非提醒公众,我们不是野蛮人。
·“我似乎预感到,生活中一种可怕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。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命运为我准备了大喜大悲。我害怕了,转身走出房间,不是良心使然,而是因为胆怯。我也不以一逃了之为荣。”
“良心和胆怯实际上是一回事,巴兹尔。良心是公司的商号,如此而已。”
·“对友谊来说,笑不是一个坏的开端,而且绝对是最好的结局。”
·“你太冤枉我了!”亨利勋爵叫了起来,把帽子往后一翘,抬头看那天上小小的云朵,像一团打了结的光滑的白丝线,飘过夏日好似掏空了的青石般的天空。
·一个想法的价值,同发表这个想法的人是否中肯无关。说实在,很可能越是不中肯,这想法便越富有理性,因为那样不会受个人的需要、欲望或偏见所左右。不过,我无意同你讨论政治、社会学或玄学。比起原则来,我更喜欢人,而且,喜欢没有原则的人胜过世上的一切。
·“对我来说,他现在便是我的全部艺术,”画家一本正经地说,“哈利,我有时认为,世界史上只有两个时代是重要的,第一个是出现新的艺术手段的时代;第二个是艺术出现新的个性的时代。油画的发明对于威尼斯人之重要,安提诺斯的脸对于近代的希腊雕塑之重要,便是将来某一天道连·格雷的脸对我之重要。
·不知不觉中他为我勾画出了一个学派的线条,这个学派满含浪漫主义的激情,希腊精神的完美,灵魂和肉体的和谐——那多么重要!我们在发疯的时候把两者截然分开了,发明了一个庸俗的现实主义,一个空洞的理想。
·这是我最好的画之一,为什么会这样呢?因为我作画的时候,道连·格雷就坐在我旁边。一种微妙的影响从他那儿传递给了我,于是我生平第一次在平凡的树林中,看到了自己时时寻觅而不可得的奇迹。
·“诗人们可不像你那么多虑。他们明白,表现激情有利于出版。如今,一颗破碎的心之类的书往往一版再版。”
·我觉得自己已经把整个灵魂给了别人,而人家却仿佛把它当作一朵花似的插在钮孔上,一种为虚荣增加魅力的装饰品,夏天的一种虚饰。
·无疑天才比美更持久。这也就是我们大家都拚命地过分接受教育的原因。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,我们总想拥有某种经久不灭的东西,所以我们把垃圾和事实塞满, 脑袋,愚蠢地希望以此保持我们的地位。无所不晓的人是现代人的典范。而这种人的脑袋是很可怕的。它像一个古玩店,里面全是怪物和尘土,价非所值。
·“你告诉我的事,确实很浪漫,不妨称之为艺术的浪漫史,而浪漫史最坏的地方,在于它到头来使人不浪漫。”
·忠贞不贰的人只知道爱得小零小碎,而见异思迁者才懂得爱得大痛大悲。
·有钱人会侈谈勤俭之可贵,游手好闲者会妄论劳工的尊严。
·道连的随心所欲是我们每个人的法律,除了他自己。
·“世上并没有好影响这样的东西,格雷先生。一切影响都是不道德的——从科学的观点看,不道德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去影响一个人就是把自己的灵魂给了他。他便不会按天性去思考,或者按天性燃起自己的激情。他的美德不真实。他的罪过,要是有的话,也是借来的。他成了别人的音乐的回声,成了这么个演员,扮演着剧本中没有为他而写的角色。生活的目的在于自我发展。
·“充分实现自己的天性——是我们每个人来到世间的目的。如今,人们倒怕起自己来了,忘记了他们的最高职责,也就是对自己应负的责任。当然,他们很慈悲,让饿肚子的吃饱,让要饭的有衣穿。但他们自己的灵魂却在挨饿,赤裸裸一无遮拦。我们的民族失去了勇气,也许从来就并未真有过勇气。害怕社会是道德的基础,害怕上帝是宗教的秘密,就是这两者支配着我们。”
·但我们中的最勇敢分子也害怕自己。那种野蛮自残式的过分克己,不幸还存在,使生活大为减色。我们因为自我克制而遭到了惩罚。想要压制的每个冲动都在头脑中酝酿着,并毒害我们。
·美是天才的一种形式——说真的,高于天才,因为它不需要任何解释。
·只有感官才能拯救灵魂,就像只有灵魂才能拯救感官一样。·有时,人会说美是肤浅的,也许如此。但至少不像思想那么肤浅。对我来说,美是奇迹中的奇迹。只有浅薄的人才不以貌取人。

·你拥有青春的时候,就要感受它。不要虚掷你的黄金时代,不要去倾听枯燥乏味的东西,不要设法挽救无望的失败,不要把你的生命献给无知、平庸和低俗。这些都是我们时代病态的目标,虚假的理想。活着!把你宝贵的内在生命活出来。什么都别错过。不断寻找新的感受,什么都不要怕……一种新的享乐主义——那正是我们的世纪所缺乏的。你也许是它看得见的象征。
·“我们衰变成了可怕的傀儡,只剩下记忆中令我们害怕的激情,以及我们没有胆量接受的巨大诱惑,依然拂之不去。青春啊,青春!除了青春,世上什么也没有!”
·那种对琐事的不同寻常的兴趣,往往产生于我们害怕大事的时候;或者是一种新的情绪袭来却又难以表达的时候;或者是某种念头缠住我们头脑,驱使我们屈服的时候。
·“总是!这是个可怕的字眼。我一听就发抖。女人们很喜欢用这两个字。她们为了使浪漫永久却把浪漫破坏得一丝不剩。这个字眼也毫无意义。朝三暮四和永世相守的区别,在于前者比后者更持久些。”
·“凡是其美不灭的东西,我都妒忌。我妒忌你为我所作的画像。为什么它能保持我必须失去的东西呢?每分每秒的时光都从我身上取走什么,去转交给他。啊!倒一下该多好!要是画像会变,而我永远同现在一样该多好!你干吗要画它呢?总有一天它会嘲笑我——狠狠地嘲笑我!”热泪夺眶而出。他抽出手,蓦地坐到了沙发上,把头埋在软垫里,仿佛在祈祷。
·每一件赏心悦目的东西背后,总有一段悲哀的隐情。
·把自己的灵魂投射进某种高雅的东西里,并让它在那里逗留一会儿;听到自己理性的见解产生了伴有激情和青春的音乐的回响;把自己的气质像一种微妙的流体或是奇异的香气那样,灌注进另一种气质;这些都给人一种真正的快乐,在我们这个如此局促、如此庸俗的时代,这个声色犬马、缺乏志向的时代,那也许是一种最舒心的快乐……
·我能忍受出于本能的暴力,却无法忍受出于本能的理性,使用这样的理性是不公平的,那是对理智的暗算。
·“除了苦难,我什么都能同情,”亨利勋爵耸了耸肩说。“我不能同情苦难,因为太丑陋、太可怖、太痛苦了。现代人对痛苦的同情,是一种极度的病态。我们应当同情生活中的色彩、美丽和欢乐。生活中的痛苦,说得越少越好。”
·感情的长处在于把我们引向歧路,而科学的长处则在于没有感情用事。
·亨利勋爵朝厄斯金先生看了一眼。“人类过于郑重其事了,这是世界的原罪。要是洞穴人当初知道放声大笑,历史就完全不一样。”
·“人要讨回青春,就只要把以前干过的傻事再干一遍。”
·她平时总与某个人相爱,但她的热情从来得不到回报,所以一直保留着全部的幻想。
·男人结婚是因为疲惫,女人结婚是因为好奇,结果双方都大失所望。
·你不该说这是你生活中最浪漫的经历,你应当说你生活中的初次浪漫经历。永远会有人爱你,你也会永远沉溺于爱情。多情是无所事事的人的特权。
·一生中只爱一次的人是真正的浅薄者。他们自称为忠实和忠贞的,我管它叫习惯性的懒散,或是缺乏想像力。忠实之于情感生活,犹如一致性之于理智生活,纯粹是失败的自供状。什么忠实!将来我必须加以研究。里面包藏着一种贪财欲。要是不怕别人捡走,有很多东西我们准会扔掉。
·一个人恋爱的时候总是以自欺欺人开始,而以欺骗别人告终。这就是世人所说的罗曼史。

·他把自身的魅力都倾注进了自己的作品,结果留给生活的就只有偏见、原则和常识。我所见到的艺术家们,凡是个性讨人喜欢的都是蹩脚的艺术家。出色的艺术家仅仅存在于他们的创作之中,就为人而言,他们是极其乏味的。一个伟大的诗人,一个真正伟大的诗人,是一个最没有诗意的家伙。但是,末流的诗人却绝对富有吸引力。诗写得越糟,看上去越神气。一个人倘使出版了一部二流的十四行诗,他就必然惹人注目。他在生活中实践着自己无力写出的诗,而另一些人则写出了自己不敢实践的诗。
·在公共马车的隆隆声和街车的得得声中,他依然能听得见那单调的咝咝叨叨声正在吞噬着留给他的每一分钟。
·一个人要做一件愚蠢透顶的事,常常是出于最崇高的动机。
·如今,无论什么事我都不说赞成,或者不赞成。以是或否的态度来对待生活是荒谬的,因为我们被送到世上不是来发表道德偏见此处为双关语,订婚的原文”to be engaged“也可解作”受约束“。因此亨利勋爵的话暗指他自己不受婚姻约束。我从不注意普通人说什么,也从不干预可爱的人干什么。要是一个人吸引我,他无论选择什么方式表达自己,对我来说都很可爱。
·我们之所以把别人想得很好,是因为我们大家都替自己担心。乐观主义的基础纯粹是恐惧。

·我的全部生活,似乎都浓缩成了尽善尽美的玫瑰色的欢愉。
·理论属于天性而不属于我。享乐是天性的考验,是天性表示赞许的标志。我们快乐的时候往往是好的,但好的时候却不一定快乐。
·这一朵爱的蓓蕾,靠着夏天的暖风的吹拂,也许会在我们下次相见的时候,开出鲜艳的花来。

·只有两种人最具吸引力,一种是无所不知的人;另一种是一无所知的人。
·一个你不再爱的人哭哭啼啼的时候,总会有某种可笑的东西。
·我们自责的时候总觉得别人无权责备我们。使我们得到赦免的是忏悔,而不是牧师。
·正当的决心都意在对抗科学法则,是徒劳的。其根源是十足的虚荣心,其结果是一无所获。时而留给我们的是能够迷惑弱者的慷慨而空泛的感情,如此而已。完全是一张空头支票。

·生活中真正的悲剧往往以非艺术的形式发生,以其赤裸裸的暴力、绝对的混乱、可笑的无意义和彻底的无定式,来伤害我们。悲剧会像粗俗不堪的行为一样对我们产生危害,给我们留下一个使用暴力的印象,我们因此而感到厌恶。然而,有时生活中出现的悲剧会拥有艺术美的成分。如果这些美的成分是真实的,那就会对我们产生具有戏剧性效果的吸引力。突然我们发现自己不再是演员,而是这个剧的观众了,或者两者兼而有之。我们观看自己的表演,这神奇的印象本身让我们着迷。眼下,实际是怎么回事呢?有人因为爱你而自杀了。要是我有这样的经历该多好,那会使我这辈子对爱富有真情。那些爱我的人——尽管不多,但还是有一些——总是一个劲儿地要活下去,虽然我对她们早已没有兴趣,或者她们早就感到我索然无味。她们变得肥胖而乏味,一碰上她们,这些人就立刻忆起旧来。女人的记忆多糟糕!又多可怕!完全暴露了智力的停滞!人应当吸收生活的色彩,而忘掉它的细节。细节永远是庸俗的。
·你们这些追求前后一致的人,跟其他人一样情绪瞬息万变。惟一的区别是你们的情绪没有什么意义。
·往事常常可以抹掉,手段是悔恨、克制或遗忘。但未来却是难以避免的,他的欲望总要找到可怕的宣泄口,他的梦想总会使罪恶的阴影成为现实。
·对他来说,生活是首要的、最伟大的艺术,其他艺术似乎是为它所作的准备。他当然也迷恋于时尚和派头,时尚使真正奇妙的东西风行一时,派头以其独有的方式强调美的绝对现代性。
·正如亨利勋爵所预言的那样,一种新享乐主义将会出现,以重新创造生活,把生活从严酷而不合时宜的清教徒主义中解救出来。在我们这个时代,清教徒主义正不可思议地复活着。当然,这种享乐主义也求助于理智,但并不接受任何含有牺牲情感体验的理论或体系。事实上其目的在于使生活本身就成为体验,而不是体验的结果,且不管这种结果是苦还是甜。禁欲主义使感觉麻木,庸俗的挥霍放荡使感觉迟钝,新享乐主义与它们无关。不过,它教人珍惜生命的瞬间,因为生命本身就是转瞬即逝的。不少人有时候天没亮就醒来,多半是在那些我们倾心于死的无梦之夜,或是经历了恐惧和奇奇怪怪的欢乐的夜晚之后,那时闪过我们脑际的是比现实更可怕的幻象,它具有一切怪诞事物所隐藏的活力,这种幻象赋予哥特式艺术以持久的生命力。人们可以想见,哥特式艺术特别属于头脑患有幻想症的艺术家。
·我们所熟知的现实生活从虚幻的夜影中跳出来了,我们得在原来停止的地方继续我们的生活。我们悄悄地涌起了一种可的感觉,不得不让精力按陈规陋习枯燥地循环往复;或者我们产生了一种不着边际的愿望,希望有一天早晨睁开眼睛,发现令我们高兴的是,在黑暗中世界已经重建。在新世界中,万物都有新的形状和颜色,而且都会发生变化,或者都有自己的秘密。在新世界中,往事会变得无足轻重,或者没有立足之地,或者至少不会让人出于义务和悔恨而耿耿于怀,相反,即使是欢乐的记忆也带有苦味,愉快的回想也是痛苦的。
·上流社会的准则和艺术的准则是一致的,或者应当是一致的。对上流社会来说,形式极为重要,既要有礼仪的庄重又要有其虚假性,要把传奇剧的虚假成分同剧中悦人的机智和美结合起来。难道虚假很可怕吗?我认为并不可怕,不过是丰富我们个性的一种手段而已。

2018/4/17

凭什么?凭什么?就凭你们碌碌无能,就凭你们位高权重?吃什么穿什么,全都要写进法律吗?

2018/3/25

1.

 

我梦到一个偏夏天的秋天 ,大概是真的秋天,路边有堆积落叶。我从教学楼走过一个大操场,上面集满人在训练,像军训之类,气温也像,裹携着日光炙烤的橡胶味。遇到一个很久没见的同学,她趴在一条队伍最后面,我蹲下来跟她说话。说了什么呢,不记得了,只是些无关痛痒的关心的话。

走错了路,绕回公寓得经过一个超大的坡。这时候有风吹来,很凉爽,我张开双臂跑下去。跑得很快跑了很久,我一点不累,只看到树和路灯唰唰地掠过。鸟如果飞在城市间大概也是这样的。周围一个人没有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;心里想我这是在学谁呢,贾宏声吗。

 

我非常喜欢梦里的场景。很久没做过开心的梦,这算一个,其他的要不是灰色的火车,就是医院、野草或什么摇晃的画面。

呼啸而过的风,熟悉的人群,飘荡荡的脑子,空气中弥漫的淡淡樟木气味——也有可能是某种花,只开在秋天的梦里。不像黑夜的夜,回想时有种难受的感觉。说不上是哪里难受,像真实又遥远的天空后边的另一个世界,感觉是上辈子的事。

现实中有过这种时刻吗,希望有,如果没有,希望还会梦到。毕竟雨季来了,毕竟我不会张开双臂跑下坡,毕竟平行世界的我才可以拥有这样快乐的资格。

 

看到篇报道说霍金的双重宇宙理论:在我们的宇宙之外,还有一个宇宙。这真的是个非常安慰人的理论。说不定,在那个宇宙中,我是一个快乐的人,说不定有那么一个宁静的夜晚,我真的张开双臂跑了下坡。我乐意这个猜想成真,我也乐意相信有另一个平行时空,另一个我替代我快乐地生活。

 

偶尔梦境会有重叠的部分,偶尔大街上出现莫名熟悉的场景,偶尔一阵耳鸣给我传达心悸的信息,偶尔的妄自菲薄或伤心逃避,组成我生活的阴雨连绵。

我会比较能接受这些。如果是另一个我太孤单寂寞,如果那个地方她也碰巧去过,如果是她努力的过程屡屡碰壁,得到的结果不尽人意。我会比较能接受,这些鼓励我的善意证据。

 

请不要让我担心。

 

 

2.

 

前几天降温,百分百的降雨让人没有踏出房门的欲望,当然睡了又睡只是更加困倦。

所谓的祸不单行,就是倒霉的时候反而事事不顺心。我的祸非但双行,还持久,颇有阅兵式时拉彩烟的飞机那种架势。造成的痛苦,是隐约而深刻的,就像那些彩烟荡在空中,谁也不知道它们终究要散到哪里去。

 

我手机因为内存不足而崩溃了之后,微信记录全都清空了。这要是换在我以前,应该要伤心死了,但这些天我想了很多事,只有生气,没怎么伤心。要联络的人总还会联系,新的记录会被创造,回忆可以向对方找。而昨天已经成为永远的昨天,早晚都被覆盖掉。不联络的人就更加不重要了。本来有些人就是萍水相逢,陪着走一程,谁再也记不得谁。看着以前说的话,不是难过就是糟心,每次清内存还要纠结一下。

为了礼貌留在通讯录的人,何必还要勉强活在对话框呢。

 

系统生成了一个崩溃日志。我点进去看,都是些代码,它们记录我的内存不足、文件丢失。

这个功能很好,人类也应该写几本。在恢复之后再看,都是些看不懂的怪话,也不用担心丢面子。

 

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觉得很厌倦。这些徒劳的人际关系,这些过期的猜忌误解,曾经对我如何的重要,也曾经一样的折磨我。我付出过什么得到过什么,到头来只是些麻痹的作用,让伤害变成钝痛。让我留恋的什么都没有,让我振奋的什么都没有,我还是自己躺在床上,看着黄色的灯光晕开,想着错误和惩罚之类的事情,直到头痛又来到,我再依赖睡眠。

 

我终于愿意承认,大部分的人际交往就是建立在数据上,又崩毁于数据上的。我自己也是一样,没理由去要求包容或稳定的关系,因为包容和稳定本身就是太高尚的东西。

 

微信文件损坏又装模作样地修复之后,界面是空白的一片,最下方显示一行字,“邀请你的朋友”。

我想到小学那时最好的朋友,我们说长大之后要一起隐居山林,过与世隔绝的生活。可惜这在现代社会只是痴人说梦而已,因为现代人只有一种正确,除此的选择都是逃避。

现在我能逃避的只有那些数据,那些虚假的关联,那些漫长的拥挤的白天。我的精力无法浪费在把空页面填满。

 

算了吧。我想,算了。可惜也没什么可惜的啊。人们说爱我,我不会感到一丝欢欣。爱和赞美,对我的难过有一丁点用吗?都是在招摇撞骗。而我,我就是那个可怜的受害者,对他们的爱必须表露感激之情。


人类总是太执拗于一些虚妄的事物。失去了会不舍,像小时候的玩具和书籍,被扔掉了我也会哭泣。但会哭仅仅是因为它可惜,而不是因为有多深的感情。

 

 

3.

 

以前我家订了鲜奶,每天很早就送到家门口信箱,我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跑出去拿。

有天晚上,我梦见我回到踮起脚才够得到信箱那么小的时候,看到牛奶瓶颈那里碎掉了。牛奶慢慢溢出来,溢出信箱滴到地上,我愣在那里看了好久,才意识到是牛奶瓶在哭。

我问它你怎么了,怎么哭了,我快把你拿进去吧。


牛奶瓶抽抽搭搭地回答我说,我又做错什么,要被这样对待呢?世界就是这样,还是我太脆弱,一碰就会碎?这样的我,即使是这样的我,也会仔细把自己拼好,再用碎片去爱人。因为是碎片,就该被随便对待吗?我没有听过这样的道理,可人无时无刻不在实践着这样的恶俗与愚昧。

 

 

4.

 

最近总想起很久以前的事,像走马灯忽闪忽现地放映在我眼前,阴暗的画面,不详的气氛。

我觉得我需要好好地想一想,是以前经历的一切把我送到现在的境地。什么时候开始的呢。

 

小学某年暑假,窗外日光很热烈,不过我知道它没有热烈的感觉。快要开学了,我坐桌前开始哭,哭着觉得辜负了这么好的天气,擦干眼泪继续看折射的光线。

这么想想,我也没有长大到哪里去。只是那时候经常会心痛,现在不会了。

 

 

高一最后一次期考我考得很差,自习课的时候,我坐在二楼教室伤神。生物老师把我叫出去,拿着我的卷子,我以为她要骂我,没想到她问我,你有什么烦恼的事吗?

我说没有啊。

她说这样,我是一个开朗的老师,希望学生都心情愉悦,上课就常常讲笑话给大家听。但我发现你老是不笑,还老在出神,你在想什么呢。

她这么一说,我就哭了起来。她没有说话,只是跟我一起站在栏杆边上,下午的阳光倾泻下来,我们在阴影里一言不发。


我跟她保证说新学期我会努力学习,下课后还兴致勃勃地去买了新的笔记本,打算真的用进步报答她的关心。

但是很快我对她的感激变成一种强烈的不好意思,每每看到她,我就想起那次情绪奔溃的谈话。

后来发生什么事我也记不清了,我的生物还是没有进步,她的笑话依旧让我提不起劲。我装作挺积极的样子,同时渐渐发现她根本不在乎我,跟别提记住我的眼泪。

谁不是呢?抱有希望是件很傻的事,却令人着迷。


这件事我没跟什么人说过。回想起来很不真实,和我偏袒的那些美好记忆有偏差。过了几年再思量,也许我一直都是那个我,站在暗处的沉默的我,沉默地与自己对峙。

 

 

一年前的这个时间,我也整天为了一些事伤心失眠。我始终是这样在原地打转,理智崩塌又重建,反反复复也没有高一点。

就好像无数个沮丧的时刻一样,人的泪水是廉价的;如同今天的雨,宿命是等待明天自然的风干。



5.

 

但有时也很想拥有地球上的朋友

那可是千真万确的事

 

万有引力

是相互吸引孤独的力

 

宇宙正在倾斜

所以大家渴望相识

 

宇宙渐渐膨胀

所以大家都感到不安

 

向着二十亿光年的孤独

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喷嚏



6.


「Oh my Debbie, can you imagine if one day I disappear?

And will you cry for me?

Will you miss me?」



7.

最后说声晚安吧!我想安静地睡去。

持续三周的晕眩,也许会比下次更好一些。



2018/3/20

好我要回来了
唉……

2018/3/11

纹身是大年三十在墨尔本纹的。不敢告诉我妈,也没想到告诉,结痂的过程中被姨妈叫去庆生,我才知道瞒不住了。
于是生日当天早上,和我妹一人写了一篇备忘录发给我妈,我说我前段日子精神状态不好,我想过好生活最重要是接受自己,不管自己是什么样子。所以我想留下永久的印记在身上,也好时刻警醒,希望每天过得比前一天开心,也希望你能理解。

我妈在国内五点多的时候醒来,回了我们消息,说她虽然很心疼我们选了这样的极端方式,但她尊重我们。

我太不了解她了,完全想不到她会是什么反应。看到她回复的那一刻,心里却很不是滋味。也许要不是得和姨妈一起庆生,我们不会有这么适当的机会跟她坦白;而如果一直这么下去,我们恐怕再也没有话可聊了。
我想过我妈如果知道我们先斩后奏的行为,一定会大发雷霆,无法理喻。毕竟她以前是一个太严厉的喜怒无常的母亲,就连我要剪头发或不穿她喜欢的衣服,她都会生气。
她也不是很开放的人,即使她自己不承认。纹身这种事,我们以前是提也不敢提的。

生日那天好像透支了别人对我所有的热情。我妈在那晚和我们视频了一次,也忙着工作,我们也不主动找她,于是联系得更少了。
昨天晚上和她语聊,她说姨妈在我们走了之后跟她一顿狂夸我们,说我们一切都好,很有主见,纹身也很好看,妹妹看了马上说要纹。
我只觉得有点尴尬。小时候她从来没这么夸过我们,反而是我们离开后,她的爱才变得这么多。我明白姨妈对我们并没有很满意,但是她管不了我们,所以,她能做的只有让我妈放心。她只在乎我妈的感受,所以一个劲儿说我们的好,其实我妈心里不清楚吗。可是她愿意听好话,总是有办法听到的。

我妈说到纹身两个字,很轻地加快语速带了过去。她并不想去想这个事,就像她不想去想我们的病,她总是喜欢把所有事情顾全一遍,就像打扫厨房时拿掸子挥挥桌椅橱柜的表面。她只要看到表面干净就高兴了。里面怎么样,她不愿去想。

关于接受这件事,她接受我是因为爱我,而不是因为理解我。到底哪样更可悲呢?
也许是她比较可悲,也许连着我们一并可悲,在爱底下,每个人都活得太辛苦了。

2018/3/10

做了一个非常冗长的梦,梦里面的天很阴很沉,我和我妹回国修补和我妈破碎的关系。见到很多忘记称呼的亲戚,对他们说的话没有一点共情,只想着快点离开。

醒来都十一点了,外边天气很好,好得不真实,一直看着天花若隐若现的光,觉得今天应该去海边。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开心的时刻,不敢确定自己的心情,因为它来得太快也太无缘故,像今天的天气。

只能说我状态很好,表面上看会更好。也可能是因为昨天过了巨烂的一天,今天可以躲在家不出门。看着这些光移来移去,我想到小学某个暑假,窗外阳光很热烈,但我知道它没有热烈的感觉。快要开学了,我又开始哭,哭着觉得自己辜负了这么好的天气,擦干眼泪继续看折射的光线。

这么想想,我也没有长大到哪里去。只是那时候经常会心痛,现在不会了。

2018/3/5

我看我和韩国女孩是彻底没戏了

讨厌看不透的东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