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河

1999/自说自话

2018/2/5

一.
大家都开开心心,成群结队,开开心心。寂寞却仍然谁都不想理,这是病吧。
这个世界属于有趣的人。偶尔风向变了,苦难被奉为经典,沉默寡言被笑着说可爱;才是无趣之人偶尔的春天。
人们赞美精心修饰的话语,其实根本一句没在听。人们崇拜颠倒语序的忧郁的诗。伤心的人死了,他们还在卖弄风情。

二.
对我来说,N是个幸福人家的小孩。高中时一直默默羡慕着她,想变成想她一样的人:开朗直率,总不缺爱她的人,母亲尊重她的想法,弟弟有自己的生活;总之是我能想到的最理想的家庭环境。N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。大概太自信的人多少有些以自我为中心,她做了一些令我费解的事,我在心里难堪,在心里消化,然后忘掉。
最近和别的朋友聊起高中八卦,才知道我一直以为的温馨回忆,竟充斥着那么多猜忌怀疑。我喜欢着A的时候她说我喜欢B,我喜欢B的时候她说我喜欢A,到头来我什么也没有,还要多亏了N的挑拨离间啊。难过,却也在意料之中,要说有什么错,也怪我装傻装成真。
原来在我羡慕着N的同时,N也在暗自跟我比较。我的心里五味陈杂。
我性格软弱,根本生不起气,(当然现在已经变了很多)为了朋友可以一次次放低自尊,换取他们的开心。想想过去的自己就来气,就好像当初的X看着我一样吧。
现在的我脾气差多了,收到的评价是:终于像点正常人。即使还是不会发泄,但至少不会被感情蒙蔽是非错对。
如今想想,“忍气吞声”真的让我受了不少委屈。最残忍的是,容忍却无法释怀,这痛最终还是得自我消化。
比起受欢迎的程度,我更想拥有N无忧无虑的本领。当然我知道,这并非与生俱来,后天也学不来,这让我更加对着这个快乐的孩子,只剩下爱护珍视的态度。我记得高二的晚上一起去打球的时候,我心中总是盛满悲伤。然而不论旁人多么悲伤,N都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,说自己的事情。“你最近开心吗?”我离开学校后,难得见面就会问她。“很开心啊!”她总是这样答。我的心中便冒出喜悦。我的朋友开心的活着,多少也有我一份吧。但还是忍不住问:“没什么不高兴的事儿吧?”“没有。”她有时不假思索,有时会想一会,但答案是固定的。
他们开心就好了。那时的我总这样想,自然而然地感到满足。

三.
我跟N单方面绝交了。
很有趣,十几岁的人,还是会有“绝交”这种说法。这在人与人的交往关系中,应该是很消极的地位。有时我想,如果这些关系的发生与归去真能像“绝交”和“和好”这么简单,该有多好。
单方面绝交的方式是停止一切社交平台的互动。我是个点赞狂魔,从前和N关系好的时候,我们的互动没停过。停止的第二天,那天跟我一起八卦的其中一人就来问我,这么明显,是不是跟N绝交了。我说没有,这只是我表达愤怒与不理解的方式,默默地。
她跟我说,这么过分的事,你应该直接把她拉黑。可是我,我不会的。我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了。过去的事不要再解释,只要说清楚,让人自作判断就好。说的太多,我总会心软,然后陪着她重蹈覆辙。
奇妙的是,在刻意与她保持网络距离后,我发现我的微博点赞评论都很久没有出现过她了。也是。我笑自己总是迟钝的那个,或许她又对我心存不满了,不过我不知道。
我倒希望是确有其事。很多的关系,我已经想明白,没有太多的缘由,只是缘分已尽,再也走不下去,再多的回忆也终究留在过去。这样,我会好受很多。
我审视了自己的人际关系,只有失望无望。所以最近很丧气。
想到去年四五月时,我刚和ex分开(现在才明白,莫名其妙的理由是N煽动来的)。我假装不在意,谁也没有说,却被告知自己被N扣上玩弄别人感情的帽子,被告知N拿我的秘密当作拉拢他人的谈资,被告知N对我十分不满,甚至拉我朋友淌进浑水,让当时瞒住恋情的我好不尴尬。这些事,我似乎在那时的日记写过,但我不会再翻了。
我气得哭了很久。
过了两天,我去找N,问她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。
她回复表情包,说今天体育课去打球,怎么了?
我说没事,只是想告诉你,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。
她说:“今天天气很好。”
看到这句话的一刹那,我突然觉得太没意思。N就是这样。我只是现在才承认我会受伤。
后来也仍保持着联系,回国时还一起去玩了,我们看起来还是很要好的样子。但我知道,很多东西早就回不去了。我内心的情感在慢慢腐坏,我不知道在她心里,我已经离开多久了。
装模作样……这就是人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