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河

1999/自说自话

2018/3/10

做了一个非常冗长的梦,梦里面的天很阴很沉,我和我妹回国修补和我妈破碎的关系。见到很多忘记称呼的亲戚,对他们说的话没有一点共情,只想着快点离开。

醒来都十一点了,外边天气很好,好得不真实,一直看着天花若隐若现的光,觉得今天应该去海边。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开心的时刻,不敢确定自己的心情,因为它来得太快也太无缘故,像今天的天气。

只能说我状态很好,表面上看会更好。也可能是因为昨天过了巨烂的一天,今天可以躲在家不出门。看着这些光移来移去,我想到小学某个暑假,窗外阳光很热烈,但我知道它没有热烈的感觉。快要开学了,我又开始哭,哭着觉得自己辜负了这么好的天气,擦干眼泪继续看折射的光线。

这么想想,我也没有长大到哪里去。只是那时候经常会心痛,现在不会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